第两千零六十八章 无法接受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空间迅速崩溃。

    施元看了一眼冲向若不绝的悟然,脸色冰冷,而后脚下一蹬,身形朝上空飞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可以看到空间的最上方,出现了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施元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出口。

    而下方,悟然把昏迷的若不绝扶起,并且给他灌输一段灵气,唤醒了他。

    若不绝睁开双眼,双瞳仍然赤红,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况,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在昏迷前的一刻……他的身心都处于崩溃的状态。

    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用了各种方式,甚至不顾一切,苦苦找寻多年的人王传承……果真出现了。

    然而,传承却不属于他!

    他没有通过考验!

    他错失了跨越整个阶层的机会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一点,若不绝几乎要吐血!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事实!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先离开这里吧……”悟然看着若不whhryl.com绝,说道。

    若不绝双眼充血,神色狰狞,环顾四周道:“方羽呢?方羽在哪里?!”

    “方羽被人王的意志带走,恐怕……已经得到了人王传承。”悟然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他同样充满嫉妒,愤怒,痛恨!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空间崩碎得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们暂且离开这里,之后再想办法……”悟然说道。

    可若不绝却坚决地摇头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运转术法,身上的伤处泛起一阵白芒,迅速修复。

    在刚才最后一道考验里,他承受到了极限,肉身差点崩溃。

    同时,体内的灵气运转也出现了些许的紊乱。

    目前的身体状态,可谓多年来最差的一次。

    可若不绝不甘心!

    他还想要得到人王传承!

    既然没有通过人王的考验,那就从方羽手上抢夺!

    他一定要得到人王传承!无论如何!不顾一切!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悟然看到若不绝脸上的癫狂和决然,猜测到了他想要做什么,脸色变了,想要开口劝阻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!我不会放弃这次机会,这是我此生仅有的机会!”若不绝怒吼道,“你直接离开此地,不用理会我!”

    悟然睁大眼睛,呼吸粗重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他也产生了留下,陪若不绝一同阻杀方羽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他就会回想起考验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前辈,就算要从方羽身上把人王传承抢过来,也得从长计议,不能如此莽撞啊!”悟然咬着牙,强行劝道,“你现在的身体状态还未恢复,实力最多发挥六成……”

    往日,若不绝一直都是最为理智的人,反倒悟然经常因为冲动而被训斥。

    可如今,若不绝反倒成为冲动之人,要悟然来劝阻。

    而在听到悟然的话后,若不绝脸色变幻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明白悟然所说?

    可是,他就是不甘心!

    这次放走方羽,之后还想得到人王传承,几乎不可能!

    不能给方羽一点缓和的时间,要趁他还没彻底炼化,融合人王传承之前,把传承抢夺过来!

    “不要阻拦我!”若不绝睁大双瞳,怒道,“我自有分寸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人王的最后一道考验里,方羽足足承受了八十六道绳圈啊!”这时,悟然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如同一道晴天霹雳,轰在若不绝的身上。

    若不绝面容僵硬,双目圆睁,转头看向悟然,喃喃道:“你说……多少圈?”

    “八十六圈……而且还是人王主动停止继续增加圈数才停下……他的极限,还是未知数。”悟然双手握拳,咬牙说道。

&nzyxta.combsp;   八十六圈……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若不绝只知道,他实际在第二十圈之后,就已经没法承受了。

    撑到第二十五圈,是他强行施展各种符棣强化的结果,完全是超负荷的做法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方羽却支撑到了第八十六圈!?

    八十六圈?!

    足足比他多了六十一圈!

    若不绝双目睁得很大,眼中闪烁着各种光芒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内心五味杂陈,一时间……竟然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前辈,方羽的实力……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,他如今还得到了人王传承……我们两人在此阻拦他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悟然继续说道,“我们要对付他,必须谋划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若不绝回过神来,看向悟然。

    这下,他终于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留在这里,死路一条,传承同样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而离开之后,从长计议……说不定还能想到对付方羽的办法。

    显然,后者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走。”

    若不绝深吸一口气,强忍心中各种负面情绪,对悟然说道。

    悟然点头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两人朝着上空的空间出口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羽的视野恢复正常时,已经回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原先的湖面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凹坑,周围堆满碎石。

    方羽身上的仙灵衣还在泛着各色光芒,神光流转。

    “太高调了,不是我的风格。”方羽低下头,微微蹙眉道。

    而仙灵衣就像能听到方羽的话一般,在这一瞬间变换成一件普通的素色长袍。

    与方羽所想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不显得高调了。

    方羽看着仙灵衣的变化,眉头微挑,自语道:“看来仙灵衣的外形是完全xgchotel.com按照我的想法而变,它可以是任何颜色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方羽开始了测试。

    赤橙黄绿青蓝紫……每个颜色都试了试。

    效果都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原来的模样是什么样的?”方羽问道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仙灵衣再度变成半透明的模样,其中各种法则之力涌动,泛出点点星芒。

    “那战斗时的外形呢?”方羽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果然,仙灵衣变成白衣,与人王穿上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怪不得,人王把这件衣服称为人王战衣。

    方羽让仙灵衣变成完全透明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看起来还穿着原来的衣服,并无变化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而这时,半空中一声异响。

    施元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方羽想起夜歌,神识释放,立即发现了倒在远处地底的夜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方羽脚下一蹬,朝着夜歌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施元脸色微变,也跟着方羽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来到夜歌的身前。

    此时,夜歌处于清醒的状态,只不过……满身都是鲜血,多个部位的骨骼都粉碎,瘪了下去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